<address id="cbg3zx"><address id="cbg3zx"></address><strike id="cbg3zx"></strike><li id="cbg3zx"></li><address id="cbg3zx"></address></address><button id="cbg3zx"><dt id="cbg3zx"></dt><abbr id="cbg3zx"></abbr><big id="cbg3zx"></big></button><ins id="cbg3zx"><bdo id="cbg3zx"></bdo><kbd id="cbg3zx"></kbd><em id="cbg3zx"></em></ins><tfoot id="cbg3zx"><tfoot id="cbg3zx"></tfoot><del id="cbg3zx"></del><optgroup id="cbg3zx"></optgroup><div id="cbg3zx"></div><blockquote id="cbg3zx"></blockquote></tfoot><dl id="cbg3zx"><dd id="cbg3zx"></dd><tfoot id="cbg3zx"></tfoot></dl>
      <legend id="cbg3zx"></legend><tt id="cbg3zx"></tt><table id="cbg3zx"></table>
          1. <pre id="x3nlzn"></pre><address id="x3nlzn"></address>
                <noframes id="x3nlzn">
                      <form id="4dims5"><table id="4dims5"></table><li id="4dims5"></li><button id="4dims5"></button><optgroup id="4dims5"></optgroup><u id="4dims5"></u></form><button id="4dims5"><optgroup id="4dims5"></optgroup><b id="4dims5"></b><fieldset id="4dims5"></fieldset></button><tt id="4dims5"><abbr id="4dims5"></abbr></tt><ul id="4dims5"><dir id="4dims5"></dir></ul>
                          父親
                          發布時間:2017-01-05 08:28:14 發布者:金華市外國語學校 點擊浏覽:3236次


                          811朱樂銘  指導老師:王達

                              我十歲,父親四十歲,倆人左手各端著一大碗清粥榨菜,大而寬厚的右手自如操控著方向盤,小的汗漬漬地緊攥著父親後背,不捏出個指甲印還不罷休。車飛馳,甩開了一堆吃瓜群衆羨慕的目光,揚起了半路直叫人睜不開眼的清風,還有我心中小小的驕傲與滿足。

                              那是記憶中最幸福的一段時光。我霸氣地坐在父親的寶馬跑車後座,放著震破耳膜的流行音樂,高呼著,搖擺著,大多是去尋些地方吃飯。父親喜歡吃粗食,更喜歡帶著我上山林,品嘗各地的農家菜,他說那有營養。所以每當母親帶著一家人去吃日本料理或者火鍋時,父親總擺出一副“有錢沒地花兒”的表情,然後慢筷子夾幾口,就當是飽了。直到後來,母親才決定以後去“享受”時就帶我一人。

                              有時我們路過乞丐時,父親看到他們手中的方便面,總會眉心一皺,不斷念叨著“這不健康啊,還不如不吃”,然後塞進十塊錢。對于這種行爲,我總是不滿的。憑什麽別人都給鋼镚硬幣,就父親掏出大鈔,可以買兩碗小馄饨哩!

                              即使如此,我依然是父親甩不掉的小跟班。我極其喜歡黏在父親身後,享受他那厚實的臂膊,好像那樣就擁有了全世界的愛。

                              不過,事態的發展是那麽令人驚奇,父親酒駕被捕。我那時還在上學,聽到這消息心中一沉,父親以往是最討厭這種違法行爲的。放學看到父親從義烏來金華接我時,都差一點以爲那只是個調皮的遊戲。

                          我笑了笑,也許真是呢。父親一向都很小孩子氣的。只是父親的表情怎麽那麽奇怪呢?

                              站立在學校威嚴的大門前,我眺望,期待能看到那輛帥氣的,閃著銀光的寶馬,卻只聽到父親歎息般微弱的聲音:爸爸以後不能開車了。我終意識到那並非兒戲,轉頭是多麽想在父親臉上尋出些笑意,然後拍拍我的肩膀,可是很久,父親不語。我像是坐在風暴中心,四周是一片死靜,像沙塵暴的漫天黑塵,以鬼魅的流動速度,細微的滲透包圍而來。那些神氣的話語,富有安全的表情,還有溫熱的白粥榨菜,在那一瞬間變成了黑白默片中的慢動作,緩緩起,慢慢落⋯⋯

                              爾後父親叫了嘀嘀打車去快速公交車站,這對于我來說是個很新奇的事情。車一蕩一蕩地行駛著,我和父親一起坐在車後座,聽著緩慢的音樂,都失去了以往的激情。他微靠在窗戶旁邊,歪著頭,眯著眼,像是在思索些什麽吧。下了車後,他休息了一下,有點暈。我只是有些好奇,從來沒有看見過父親,一個開了十幾年車的人這樣過。後來問起他,他只是淡淡地說了一句:不習慣。

                              下了車,面對眼前陌生的樓房,我看著父親,企圖尋找些自信。父親顯然也沒來過這裏,臉上透著迷茫。我們進了大廳,問了幾個路人,才知道馬路對面的那個小小的車站才是屬于公交車的。于是又拎著一袋衣服,背著書包,搖搖晃晃過馬路。我猜那時的我們一定很狼狽,伴隨著散不去的熱風,細微的汗把我的頭發浸透了,膩膩的很不舒服。

                              售票的是一個中年婦女,父親探頭進去詢問著價錢,像個笨重的猩猩。我看見他笨拙地翻包,找二十塊錢,卻只掏出幾張鮮紅大鈔。然後他又探頭進去,問能不能找錢的。

                              “找不出!”耳邊傳來了簡練而冷漠的聲音。我只覺得當時的父親好似一個無助的孩子般,愣了片刻。陽光很刺眼,反射在鐵柵欄上,撲閃著。也許是背光的緣故吧,在我面前,他竟是黑色的,黑的深邃,以至于——像個影子。高大的樹時不時把父親射在雪白的牆面上,虛實交錯,明滅掩映,像個夢,模糊的令人心痛。

                              我的臉也跟著憋紅,垂頭奪了一張毛爺爺,無厘頭地跑開去,像是個無意撞了人逃跑的肇事司機。然而我們並沒有犯什麽錯,從滴滴打車,到公交車站,一路上的樹都看著,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我們只是要回家。我挨著頭,問一路上踏著高跟鞋的女士,亦或是提著公文包的白領換錢,很多只是雙目一閉一睜甩頭而過,像是扇了我許多巴掌。記不清父親的表情了,只知道他一直很僵,很僵地依靠在售票站台。

                              我和父親站著等車,從臉到腳都被熱氣包圍著,毒花花的太陽仿佛要把手和裸露的腳踝曬裂。沒人敢擡頭看太陽在哪裏,只覺得到處都閃眼,像一面極大的火鏡,每一條光都像火鏡的焦點。待車來了,又是一堆人嘩地湧上去,小個子的我被夾在中間,還有拉著我的父親。他的脊背濕透了,不斷喘著氣。

                              車程很長,人也很多。父親趕忙叫我快搶個位子來。我當時只覺得他很可笑,年輕人站著就站著嘛,但又不敢不聽,于是不大情願地找了個靠窗的位子,帶上了耳機。父親緊接地就坐了下來。

                              車子像一艘漁船,我像在大海裏,不一會兒就睡著了。等到有意識的時候,鼻尖中已充斥著滿滿的方便面的味道,還是五香的。我卻以爲那是在做夢,于是舔舔嘴唇又睡了。迷糊中我只知道,父親是決不允許他人在他面前吃方便面的。我雖喜歡,但礙于父親,也很少吃。

                             再醒來,是被到站的聲音吵醒的。我于是不情願地睜開朦胧的睡眼——不是義烏。剛想繼續睡的,卻猛地發現方便面是真有,父親也是存在的,令人不解的是他居然在大口而接近貪婪地往嘴裏送著。頭頂上如同炸了個響雷,心上下來回穿梭于體內,有如被萬千只白蟻吞噬般,漸漸沉墜,又像是被灌滿了厚厚的鉛,堵得呼吸困難,仿佛壺裏的開水倒在手上了才猛的一抽。

                              我愣了,只覺得眼前的父親不像是以前的了,卻又說不出哪裏不一樣。因爲不再開那輛閃著銀光的寶馬了?因爲他吃了方便面?都不是。後來我明白了,那是一個驕傲神氣的人被打擊後,接觸平凡的蛻變。

                              眼前又浮現出一輛閃著銀光的寶馬,震破耳膜的音樂,溫熱清香的白粥,還有高大的父親牽著神奇的我⋯⋯

                          上一篇:四張五元錢
                          下一篇:老周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