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foot id="6s73ey"></tfoot><address id="6s73ey"></address>
  • <thead id="zcmkrp"></thead><noscript id="zcmkrp"></noscript><style id="zcmkrp"></style><u id="zcmkrp"></u><small id="zcmkrp"></small>
            擇一學終老,此生不虛 ——浙江大學國學學習與教師人文素養培訓心得
            發布時間:2017-12-18 10:36:51 發布者:金華市外國語學校 點擊浏覽:5444次
                國學是一面鏡子,但不是平面鏡,而是一面多棱鏡。廣袤的大地,厚重的曆史,遠去的記憶,窈深的未來,所有有情、無情的生命,都在這面鏡子的映照下,被喚醒,複活了。“國學”在中國古代,本是國家一級學校的稱謂,而今天我們所指稱的“國學”,是指研究中國傳統文化的“學問”和“學術”。
                暫時抛卻教師的身份及應肩負的責任,以學生的角色坐在浙江大學華家池教學樓一隅靜靜地聆聽教授專家們精彩授課,雖然只有短短的一周半時間,但個人覺得受益匪淺。我對古代文化比較感興趣,有點小心得,所以心底裏有那麽一點小自傲,但通過這幾天的國學培訓,才發現自己所謂的國學功底在大學教授、專家面前根本是小菜一碟。各位教授信手拈來的事例,深入淺出的講解,我除了對教授們五體投地崇拜外,也進一步濃厚了對國學的興趣,也更深刻地認識到國學不僅是中國悠久傳統文化的證明,更是每個人生存的精神力量,經世致用。現將這幾天所學、所感、所思、所獲作一梳理:
            一、本次國學培訓厘清了以往自己教學中易混淆的一些概念、思想。
                以前我一直想當然地認爲禅就是佛家思想,這次聽了張家成教授“禅是什麽”之後才有點明白,禅是一種思維能力、感悟能力、精神境界,它更多是一種內在的“悟”的東西。
            以前想當然地認爲《論語·學而》第一章講的無非就是學習與交友的事,聽了林家骊教授抓關鍵詞“習、朋”分析之後才明白本章作爲《論語》的開篇之作在全書中的重要性,才明白它講的是全書的核心問題:知行合一。
                以前總覺得《易經》這玩意兒故弄玄虛,是風水先生、算命先生唬弄百姓混飯吃的家什而已,聽了馮國棟教授對《易經》相關內容追根溯源地講解之後才明白“小太極”中有科學的“大乾坤”。
            中華文化博大精深,國學只不過是其中的瑰寶之一,要使之得以傳承、發揚光大,必要讓人認識其真實的一面,辨識其中的精華,所以真的的很感謝浙江大學組織的這次國學培訓。
            二、本次國學培訓提高了我們對個人修養目標、境界的認識。
                國學一直就是中華民族的精神信仰,傳統精神的力量源泉。國學不僅是一門學問、一種修養,它同時也是認識宇宙萬物的一把金鑰匙。同班的江老師說,他曾用國學原理好幾次猜中了高考作文題,雖可能言過其實,但至少說明一點,國學是能助人提高認知能力洞察社會自然萬象的。古人把人生的追求分成“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強調人要有“爲萬世開太平”的恢宏志向,要有“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的博大情懷。其進取意識和向上精神來自哪裏?就來自莊子對宇宙的理解。孫敏強教授說“莊子對宇宙的理解是從生命家園與生命進程出發的”,是的,一個人只有擁有了宇宙意識,不論是從時間還是空間出發,他的思考、他的探索都是“最強悍”的。
                修身是“齊家、治國、平天下”的根本,欲修其身,先要獲得完善的知識,國學是中華文化的精髓,它可以幫你武裝自己,完善自己,提升自己的德行,從而達到治家國天下的目的。
            儒家學說倡導的“禮義廉恥”、“忠孝仁愛” 等觀點,至今仍然是中華民族傳統美德的重要內容。我們要通過學到的國學知識,用來指導當前的工作生活。古人雲:“禮義廉恥,國之四維;四維不張,國將不國”。識得禮、樂,以之待人接物,必將暢通無阻。
                道家的“齊物論”,孫敏強教授說它的核心就是“和”,人要與自然、社會、他人、自我講“和”,而不是將自我置于自然、社會、他人的對立面。“和”了,就順了,個人的修養自然提升了。
            這幾天的聽講中,儒、釋、道三家思想,雖然不同的教授有不同的理解,但三者在作用于個人修養時其實是可以融會貫通的。關鍵是如何在人生發展的不同階段有機結合進去。
            三、本次國學培訓開拓了我的眼界,領略了國學大師的風采。
                首先是國學教授們的深厚的國學底蘊讓我由衷地敬佩。沒有一位教授是“照書請客”的,沒有一位教授是照著PPT念的。印象最深刻的是俞宏標教授的《國學智慧與人生修養》,沒聽一兩分鍾,我發現自己的筆記速度被俞教授的快速口語遠遠甩在後面,不要說記下完整的句子,連詞語都記不下來。于是我只好打開手機錄音,一節課下來的錄音,長達一個小時20分鍾。語速之快,頻率之高,信息之豐富,對世事的洞察燭見讓人望塵莫及。而這種語速和涵養,不是一朝一夕就能練就的,其功力之深厚,學識之淵博,我只有感愧、感歎、感佩的份。
                其次是國學教授們的創新意識也讓我深深地敬佩。來給我們上課的教授們基本上都是上了年紀的,據目測基本上在五十至七十歲之間,但他們對學術研究的 “工匠精神”卻是爐火純青。以孫敏強教授解讀林黛玉的形象爲例,他就獨辟蹊徑抓住林黛玉的“哭”作文章。大多數中學語文教師在上《林黛玉進賈府》這一課的時候,可能會比較多的從人物的肖像、語言、心理、動作描寫等方面來分析形象,但孫教授抓住的卻是一個“哭”字做出來一大篇文章,從黛玉形象的寫實性談到寫意性,認爲中國文士的心性已從漢賦式的“席卷天下,包舉宇內”宏闊越來越趨向內化和退縮,認爲文士的心性、審美已從生機勃勃越來越趨向纖柔、軟弱化,失去了先秦的“敢爲天下先”的氣魄、蒼茫雄渾,失卻了盛唐時的剛健硬朗、華美壯大。此等洞見,此等氣度與眼界,非我輩能及。于我而言,遑論企及,聞所未聞。
                最後是國學教授們的人格魅力深深感染了我。浙江大學校歌創作者馬一浮先生說過:“學問卻要自心體驗而後得,不專恃聞見;要變化氣質而後成,不偏重才能。”這些國學教授們以其與國學渾然一體的學識、涵養、氣質深深吸引了每一位學員。其中印象深刻的是:沈語冰教授不經意間很自然地用兩個手指將垂發塞到耳後的藝術家舉動,以及時不時用自己的作品作爲授課內容的自信與從容;林家骊教授的不顧年邁連續幾小時站著上課,即使嗓子啞了還堅持上足三小時的課,還一個勁地向學員道歉;俞宏標教授的博識多聞和憤世嫉俗,孫家成教授的雍容大度與深沉穩重;馮國棟教授的“易”的詭谲,張家成教授的“禅”的高深,張重輝教授的“樂”的歡快等等。諸多教授諸多形象均已深深地印在我的腦海中,鞭策自己在修行之路上“高山仰止,景行景止”。

                雖然只有短短十來天的培訓,但此行無憾,感謝浙大的教授們,感謝浙大培訓部的精心安排,感謝班主任徐老師的貼心服務。不虛此行!

            (金華市外國語學校 賈玉燕)